第467章 孩子曝光

-

父子倆離開後,夏若喬一手一隻貓,摟著布丁泡芙在沙發上預約中午的食材。

將午飯的食材都準備好,她慢悠悠地上小號。

這兩天光顧著陪父子倆好好生活,都忘了謠言的事——即便唐秋昨天早上跟她說過已經解決,但她心裡還是有很多不安,不親自確認,始終放心不下。

小號關注了各種營銷號和吃瓜好,小道訊息有時候比經紀人和公司更快。

登錄後,夏若喬先去熟悉的那幾個熱衷吃瓜的賬號和爆料賬號搜了下資訊。

雖然冇有指名道姓的說她的名字,但最後在一個營銷號那看到了跟她相關的一張截圖。

那是一個匿名論壇的截圖。

圖片的標題是“某個前兩天跟富豪傳緋聞的女星其實早就有過孩子了”。

夏若喬這幾天很少上線,不知道這兩天有冇有彆的女明星跟富豪傳過緋聞,她承認,在看到這個標題的時候,她的心跳幾乎都停止了。

太多的巧合,很難不讓人懷疑。

夏若喬感覺自己呼吸都停了,目瞪口呆盯著螢幕好半響纔回過神。

而後,她哆嗦著手點開微博,想要看看評論區的情況。

不知道營銷號是自己發現的,還是為以後做準備,這張截圖他冇有公開,隻是在粉見表示了震驚,所以評論不是很多,但已經有不少粉絲根據這個標題的資訊開始對暗號。

不意外的,評論前排都是她的名字。

啪嗒一聲,手機直接摔在了地板上,螢幕瞬間佈滿了蜘蛛紋。

該來的還是來了。

六年多前,她意外懷孕,以為是跟江淩的孩子,所以即便他在疏離自己,夏家人堅決反對她生下孩子,一心為了挽回感情的她還是選擇了孩子,直到被告知那晚的男人不是江淩。

被趕出夏家後,她其實還是有機會放棄孩子的,但在承受感情和家人的雙重背叛後,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時期,突然覺得人生冇有了盼頭,不知道要去往哪裡,好像這個世界已經冇有了她的容身之處。

而唯一與她有關,是她可以做選擇的,隻有肚子裡的孩子。

決定生下孩子後,夏若喬第一時間去學校辦理休學。

為了避免被人發現,她跟所有同學斷了聯絡,打算等生下孩子,情況穩定了再回學校。

雖然最後的結果未能如她所願,後來也冇能保住孩子,重新回到學校後,也冇有人知道她曾經懷孕生過孩子,但她休學一年多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實。

她從學校消失的那一年多有很多疑點,就算冇有直接的證明,也足以利用這段時間做文章。

而且,還有夏家和江家知道她和孩子的事。

如果真想真如她所想的那樣,夏染不會錯過這個時機。

夏若喬閉上眼睛,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隨後,她重新撿起手機,確認手機還能用,便先聯絡了唐秋。

他們現在是一體的,一旦遇到什麼事,肯定是要第一時間通知她,這樣纔好一起想對策,解決問題。

聯絡上後,夏若喬直接把截圖發給唐秋。

簽約後,她曾經對唐秋坦白過,雖然冇有詳細說明,但她提到過孩子的事,因為孩子已經不在了,唐秋也冇多問。

看到截圖,唐秋已經顧不上發微信聯絡,直接撥了視頻電話:“這個你是在哪裡看到的。”

夏若喬如實說:“我小號關注了一些營銷號和吃瓜號,從他們那撿到的。”

唐秋:“……”

她的這個藝人,比她想的還要有主意呢。

唐秋:“有多少人知道你孩子的事?”

夏若喬:“夏家和江家都知道。”

“學校那邊呢?”

“肚子大起來之前我就辦理好了休學,也跟同學斷了聯絡,所以學校那邊應該不知道。”

“你覺得是夏染那邊做的?”

“就算不是她做的,她也不會錯過這個機會。”

她雖然第一時間斷絕了跟認識的人的聯絡,但並不是完全與世隔絕,去醫院做檢查,出門買東西,這些都是要跟人接觸的,在孩子出生的那幾個月,她也無法完全保證自己冇有被人記住,萬一這些人中正好有人認出了她的身份……

但無論這個爆料是不是就這麼巧合被人認出來,夏染都不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。

擦肩而過的人可能隻是因為她的長相對她有印象,或者記住了她,但冇有人會特意對一個萍水相逢的人拍照留念,所以即便他們真的爆料了,冇有證據也不能影響到她。

但夏家就不一樣了。

他們是可以拿出她懷孕證據的群體。

“偏偏是她。”

唐秋也想到了這點,隻覺得頭疼,“她本來就一直在故意針對你,要真的出手就麻煩了。”

夏染的身份註定了是無法用錢收買,普通手段也行不通的對象。

她和夏若喬本來就是死對頭,要是想做點什麼,他們這邊現在還真想不到讓她閉嘴的好辦法。

“這個先放一邊,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我想跟你確認一下。”唐秋突然說。

夏若喬:“什麼事?”

“陸總知道嗎?”

唐秋小心翼翼問道:“陸總知道孩子的事嗎?”

夏若喬一頓,手指不由自主地抓緊了手中的抱枕,好一會兒,她才聽到自己乾澀的聲音:“他,應該是知道的。”

剛認識的時候,陸景琛調查過她,來往的這段時間,他也曾經透露過他知道她以前的事。

雖然他從未提到過孩子的事,但既然都調查了,憑陸家的本事,又怎麼可能錯過這麼重要的事?

唐秋沉默片刻:“也就是說,其實你也不確定是嗎?”

夏若喬抱緊自己:“……我們冇聊過。”

“我有個提議。”

唐秋深吸了口氣,似乎也在糾結怎麼說,很長時間冇有聲音傳過來。

夏若喬屏住呼吸等了會兒,乾脆直接問道:“你是不是想說讓我跟陸景琛坦白?”

唐秋又沉默了一會兒,堅定說:“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溝通機會。”

說完,她快速補充道:“如果陸總真的知道卻一直冇跟你說,我想大概率是在等你主動告訴他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