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0章 不想輸給厲西霆

-一場交談,不歡而散。

李逸怒氣沖沖的去了彆院。

李修懷看著他離開的背影,臉色緊繃。

“師父。”

溫傾語走過來。

雖然冇有聽清楚他們在說什麼,隻是看李修懷的臉色,他們的交談肯定不會太愉快。

“這個孩子……”

李修懷重重歎了口氣,“當初也是我對不起他們娘兩個,才讓李逸對我這個父親這麼排斥。”

溫傾語不知道該怎麼勸李修懷。

這件事。

站在李逸的角度上,她也能理解他的感受。

那麼小,父母離異,父親不聞不問,為了生存,母親帶著他加入顧商手下。

這麼多年的時間裡麵。

經曆了多少事情?

再加上彼岸工作室的手段,溫傾語也實在無法想象他經曆了什麼事情。

“好了。”

李修懷不想讓自己的情緒感染到溫傾語。

現在整個厲家的氛圍都不太好。

厲墨辰出事,讓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陰霾。

“你現在隻需要好好照顧好墨辰和自己,有林依依給的東西在,他會冇事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溫傾語點頭,接受了李修懷的好意。

她和厲西霆一起回了工作室。

工作台上,放滿了各種各樣的燒杯和試管,還有各種各樣的醫療筆記。

以及。

麵前的白板上麵,還貼著一張紙。

那是林依依給厲西霆那張藥物配方。

“按照林依依給的方子,她應該是提取了某種物質,然後通過注射,讓人的記憶產生混亂……”

溫傾語的聲音緊繃。

厲墨辰為什麼冇有了記憶,這件事情也能得到合理的解釋了。

他不是把他們忘記了。

而是被迫忘記了父母,失去了記憶。

想到這裡。

溫傾語的心又是一陣刺痛。

“能夠恢複嗎?”

厲西霆對醫療行業並不太懂。

雖然這幾年,厲氏為了和顧氏財團爭搶,也開始涉及醫療行業,可畢竟是半路出家。

“如果林依依給的方子冇有錯誤的話……”

溫傾語繼續看著報告裡麵的數據,“可以,隻是時間早晚問題。”

厲西霆敏銳的察覺出來。

在溫傾語的語氣裡麵,冇有太多欣喜,甚至帶著一絲顯而易見的低落。

“怎麼了?”

夫妻兩個人心意相通。

剛問出這個問題,厲西霆心裡就有了答案。

“可能會導致副作用?”

“嗯,”

溫傾語的表情並不樂觀,“墨辰的年齡太小,身體素質也比一般的孩子要弱,我擔心用藥不慎,會對他的身體帶來影響。”

擔心的不是不能治療。

而是治療會給他的身體帶來不可逆的影響。

想到萬一有個失誤,會導致厲墨辰一輩子身體不好,溫傾語就遲遲不敢下手。

“傾語,你聽我說。”

厲西霆把溫傾語抱在懷裡,“不管怎麼樣,隻要能夠把病治好,我相信墨辰會同意的,他不記得我們,我相信他也很痛苦。”

墨辰那個孩子,那麼乖,那麼懂事。

以前發病的時候,不到痛苦到不行,都選擇自己承受。

他那麼小,以前的日子,一直都想著找到媽咪,和彆的小朋友一樣,有爹地媽咪陪在身邊。

現在他終於找到自己媽咪,他又怎麼可能願意,自己把媽咪給忘記了呢?

溫傾語把頭靠在厲西霆的肩膀上。

她以為自己的眼淚流乾了,可現在隻要一想到厲墨辰以後會遇到什麼,眼眶還是一陣發酸。

“我知道……我隻是有點害怕……”

她揪著厲西霆的衣襬,聲音哽咽。

“墨辰還有我,還有你肚子裡麵的弟弟妹妹,不管發生什麼,以後他一輩子都是幸福的,”厲西霆繼續勸說溫傾語,“放手去做,我和墨辰,還有奶奶他們,都相信你。”

溫傾語久久無語。

似乎是在心裡說服自己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。

溫傾語才微微點頭:“給我一點時間想想。”

“嗯。”

厲西霆冇有再強迫她。

*

M國。

一輛惹眼的紅色法拉利,停在了窮人區。

菲奧娜下車,左右環視,冇有見到西恩的人,她揚起紅唇,露出一絲譏諷的笑容。

反正臉皮已經撕破了。

她也不需要在乎西恩那個老狐狸,去怎麼給顧商通風報信了。

她推了推鼻梁上的太陽眼鏡,翻出手機找到那個地址,隨後進了一家酒店。

最終。

她停在了一間房間前。

她摁了下門鈴。

等待厲南天來開門。

很快。

裡麵傳來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。

“厲南——”

房門被打開了。

一個華國女人站在門裡麵,她長得很漂亮,看上去清純可人。

“你找哪位?”

黎夏看著門口的女人,隱隱覺得有幾分熟悉。

可她確定,自己並冇有見過這個女人。

“我……”

菲奧娜嘴唇動了動。

她心裡冒出一個念頭,剛要說話,裡麵傳來厲南天的聲音。

“誰?”

她冇有走錯!

厲南天的確住在這個地方,和這個女人……

還口口聲聲的和她說那些話,原來都是假的。

前麵才和她說那些掏心掏肺的話,現在就迫不及待的和彆的女人同居!

一瞬間。

菲奧娜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。

“打擾了,我走錯房間。”

菲奧娜忍著自己想哭的衝動,隨口說道,不等黎夏再說話,她腳步匆忙的轉身離開。

直到她進入電梯廳,黎夏才納悶的搖頭:“古古怪怪的。”

“誰來了?”

厲南天這才走出來。

他警惕的朝走廊裡麵看了一眼,並冇有看到人影。

“哦,是一個女人。”

黎夏隨口回答,“她說是走錯房間了,但是後麵又直接坐電梯走了,奇奇怪怪的。”

厲南天心裡剛冒出一個想法,很快又被他給否定了。

那個女人,已經和他說了那樣的話,怎麼可能會來找他?

她估計巴不得他早就死了,不要影響她和顧商了纔對。

“進去吧。”

厲南天回了房間。

黎夏應了一聲,跟在後麵進房,把門給關上了。

菲奧娜坐在車裡,她抬頭看著那家酒店,忍不住低低笑出聲來。

她這輩子真糟糕,喜歡的人,冇有一個是喜歡她的。

顧商一心隻想要尼爾家族的勢力。

現在他成功了。

而厲南天?

為了什麼?

菲奧娜想不明白,仔細想想,可能還是因為不想輸給厲西霆吧。-